如果將我的思念解構 究竟會得到幾分之幾的我

如果將幾分之幾的我還原 又會成為怎樣的我

回憶可以被收拾打包 還是逞強的假裝遺忘

不過就像你跟我說的

絢爛的眼淚是成長 苦的微笑是色彩

所以 寧可慢慢的溫習這種傷感

我才能確定自己的存在

縱使這只是個錯誤

縱使不絢爛不美麗還出奇的平凡

縱使沒有回聲一片靜默更遑論達達馬蹄

我向來只是過客。

bestji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