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經過十八年歲月之後的今天,我依然能夠清楚地回想起那草原的風景.
在夏天裡積滿灰塵的山林表面已經被連日輕柔的雨沖洗乾淨,滿是清脆的碧綠,
四下的芒花在在十月的風中搖曳著,細長的雲緊貼著彷彿凝凍起來的藍色穹蒼.
天好高,一直凝視著時好像連眼睛都會發疼.風吹過草原,輕輕拂動她的頭髮再
穿越雜木林而去.樹梢的葉子發出沙啦沙啦的聲響,遠方傳來狗吠的聲音.簡直
像從別的世界的入口傳來似的微小而模糊的叫聲.除此之外沒有任何聲音.
任何聲音都沒有傳進我們耳裡,迎面沒有遇到任何人.只看見兩隻鮮紅的鳥
像害怕什麼似地從草原裡飛起來,往雜木林的方向飛去.一面走著


"挪威的森林"中的一段...很美的句子...

bestji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